630小说网 > 朝露 > 44.第 44 章

44.第 44 章

推荐阅读:三寸人间重生之都市仙尊大符篆师特种奶爸俏老婆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凰妻倾世霸道帝少请节制

一秒记住【630小说网 www.63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这的确是她家。

    她的家是被什么田螺姑娘“洗劫一空”了么?

    堆在茶几上的空瓶已经不见了,就连功能饮料漏出留下的印记也被谁用抹布清扫过一遍, 异味之源的空饭盒也从案台上消失了。尽管地上的脏衣服还丢得到处都是, 但只要跟食物相关的垃圾从家中消失, 室内就只能说是有点“凌乱”,而不是非常“邋遢”了。

    茶几上取而代之的是几个餐盒,都从塑料袋里取了出来, 透明的盒盖下是已经凝聚成水滴的蒸汽, 看上去已经凉了很久了,但是里面的饭菜却没有任何人动过。

    陆日晞的脑袋还没完全清醒过来, 下意识地摸出了自己的手机, 按下了home键。

    九点半。

    ……

    九点半?!

    她睡了足足三个小时!

    糟糕。

    陆日晞摇摇晃晃地从沙发上起身, 终于想起来自己之前都干了什么。

    她把陆朝领了回家,结果因为太过困倦了,把对方晾在一边后竟然自己直接睡着了。

    对了,那孩子呢?!

    客厅里除了她以外空无一人, 她连忙跑到玄关处, 发现属于少年的运动鞋已经不见了。

    明明知道对方对自己非常抵触, 明明知道他原本就想离家出走,也知道他之前有过想要不告而别的前例, 她到底脑袋发翁在想什么才会让他一个人呆在自己的家里?

    陆日晞捂着自己的额头,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 一股挫败伴随着失力感一起从脚尖涌上了全身, 她扶着墙壁, 慢慢地在玄关口蹲坐下来。

    这个时候, 身前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蹲坐在地上一脸懊悔茫然的女人和站在门口的少年面面相觑。

    陆朝率先开口解释道:“我去倒了一下垃圾。”

    然后他看着坐在玄关处的女人脸上露出了几乎要泫然而泣的表情,就像是巨型的金毛巡回犬终于找到了失物一样,仿佛感动到快哭出来一般。

    神使鬼差地,陆朝走上前,把手放在了对方的头上,轻轻拍了两下。

    “……”

    “……”

    ***

    总觉得自己身为成年人的威信有点荡然无存了。

    陆日晞嚼着嘴里的食物,有些寡然无味。

    但是那是正常人的情绪表现吧?以为自己差点把孩子弄丢了,是谁都要被吓破胆不是吗?

    她又自顾自地、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毕竟人是她领回来的,她必须对对方的安全负责呀……至于后来反而被孩子安慰了这种事情就选择性失忆吧?

    陆日晞端着汤碗小口抿着汤,脑海中又浮现起了少年将手放在她头顶上的那一幕。

    “咳咳咳——”口中的热汤呛进了气管里。

    陆朝有些莫名地看着桌子对面的女人,他从刚才就一直偷偷用余光打量着她。她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生动了,仿佛在脑子在进行着什么剧场对话一样,先是垂头丧气了一阵子,突然又像是找回了自我一般地点头,最后脸上突然浮现出窘迫之情,紧接着就因为心不在焉被汤呛到了。

    她到底在想什么呢?在想关于自己的事情吗?是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将自己这种大麻烦带回了家,现在在心中懊悔吗?

    ……

    一大一小沉默地吃完了饭,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已经在内心中加了无数场戏。

    “对不起。”陆朝率先开口。

    陆日晞不懂对方为什么要给自己道歉,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抱歉,擅自动了你的东西。”陆朝低下头看着桌面,“我没有拿你的东西,我真的只是扔了一下垃圾。”

    他原本只是安静地坐在房间里,作为主人的陆日晞不醒,他也不敢到处张望。直到外卖员将饭菜送来时,他发现茶几没有位置摆下餐盒了,便从橱柜中找到了垃圾袋收拾了一下桌面,顺手把案台和洗手台上的垃圾一并回收了,后来发现台面上的油迹太多,实在忍不住,就拿起抹布把能看见的污渍全部用清洁剂擦了一遍。

    他知道自己在陆日晞眼里有偷窃未遂的前科,对方会在他不见时那么慌张估计也是出自这个原因吧?像是他这样的人,事到如今说出这种话不会被相信也是理所应当的。

    陆朝不敢看对方的表情,只好一直盯着空荡荡的茶几,平静地等待着自己的判决。

    良久,陆日晞的声音响起。

    “是这样啊,谢谢你。”

    陆朝缓缓地抬起头,映入眼中的是女人脸上是略带羞赧的苦笑。

    “我的房间那么乱,待着不是很舒服吧……”

    她其实有请钟点工每个星期日来家里扫除,但是今天是星期四,正巧处于她把刚打扫好的公寓又恢复成“原样”的尴尬时间。

    陆朝:“没有……”

    结果没有说完,就被陆日晞打断了。

    “让你一个人等了那么久,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她的脸上既没有施舍者的高傲和优越,也没有任何不悦和嫌弃,只是单纯地感到羞愧而已。

    “还有……今天有点晚了,你家离医院也有点远,等你小姨醒来了也不方便来回跑动。”陆日晞继续道,“今晚要不要住我家?”

    陆朝只是用他漆黑的双眼凝视着她,既没有点头答应,亦没有摇头拒绝。

    见陆朝还是无动于衷,陆日晞误以为他嫌自己家太乱,赶紧补充道:“我家客房一直没有人用,就是你上次洗澡的那间房,我从来不进去,真得很干净的……”

    “对了对了,上次买的衣服也没有给你,换洗的衣服就穿那个吧。”她增加筹码一样地继续说道。

    “如果不放心小征,我们明天一大清早就去把他接……”

    “嗯。”少年突然点了点头,打断了陆日晞的絮絮叨叨,“我知道了。”

    陆日晞睁大了眼。

    因为人偶一般好看的少年,第一次向她露出了一个真正的,具有生气的微笑。

    宋明航一脸茫然地接过。他显然不常来酒吧这类的地方,拿着开瓶器,半天也没有动作。

    少女露出了一个略带腼腆的笑容:“需要我帮您开吗?”

    不等宋明航回答,她便自主地俯身向前,白皙修长的手指灵巧地从宋明航手上取过开瓶器,随后竟一屁股坐到了宋明航的身边,身体几乎快贴到了手足无措的宋明航身上,右手环在他身前,似乎是要拥抱住他。

    宋明航一边向里侧挪动,一边结结巴巴:“我我我我们没叫陪酒的服务……”

    “您误会了。”少女说的手指勾住了瓶口,“我只是拿下酒瓶。”

    宋明航定睛一看,才注意到对方方才伸出的手只是想要够着摆放在他前面的酒瓶。

    她直回了身子,将开瓶器的挂钩扣在了香槟的拉环上,轻轻一撬。

    起泡酒释放的二氧化碳终于冲破了有限的空间,只听“砰”的一声,黄色澈亮的酒水和白色的泡沫竟从窄小的瓶口内喷涌而出。

    手持着酒瓶的少女似乎慌了神,下意识地将瓶口对准了除了自己外的方向。

    结果离她最近的宋明航遭了秧,一身西服和摆在腿上的真皮公文包猝不及防接受了一场酒水浴。

    “对不起!”少女当即从桌上的抽纸盒中取出一沓纸巾,贴到宋明航身前,手忙脚乱地想将他身上还未渗入衣服里的酒水擦干。

    宋明航自认倒霉,却安慰道:“没事没事……”他伸出一只手格挡在两人之间,“我自己来就好。”

    “够了。”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陆日晞突然厉声呵斥住了两个人,她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了宋明航那边的卡座前。

    “对不起,对不起。”少女只是一味地道歉。

    从开场便一直保持着礼貌的陆日晞此刻却略带粗鲁地抓住了少女的手臂:“你跟我来一下。”

    “陆小姐?”宋明航不知陆日晞哪来的火气,试探性地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陆日晞和他今天才算是正式认识,宋明航断不可能自恋地将原因归咎到自己身上,但是被酒洒了一身的人也并非是她,他实在是不能理解她为何突然严厉起来。

    陆日晞解释道:“我要带她去找经理投诉。”

    “会不会太过了?”宋明航不忍道。他自然也看得出这个不称职的“陪酒女郎”年纪不大,这年纪就要出来讨生活必定是家境不易,这种状况就得饶人处且饶人算了。

    “恕我先失陪一下。”陆日晞却只是摇摇头,然后强硬地将女孩半拖半拽地从大厅拉走。

    ***

    通往厕所的走道中。

    那几乎捏着别人心脏一同跳动的节拍终于安静了一些,令人窒息的烟臭味也不再环绕在身边。陆日晞长长地吸了口气,被那些外因干扰而混沌的脑子随之清醒了不少。

    “客、客人?”被陆日晞拽到了这里的少女小心翼翼地开口。

    陆日晞转身,踩着中跟鞋的她足足比少女高出一个头。她双手抱臂,居高临下地看着耷拉着脑袋的女孩,活似一个抓到学生作弊的教导主任;“自己交出来。”

    而少女显然是决定打死也不承认的惯犯:“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藏在你裙子里的钱包。”陆日晞直接道破。

    陆日晞早在女孩试图靠近宋明航时便觉得有些不对。这种稍微高端一些的夜总会里,陪酒女郎都是自持身价,没有付钱哪来这种福利服务?女孩的目的也许的确是为了取酒,但是她大可不必做出那么多亲密挑逗的动作。

    香槟就更奇怪了,静置的香槟哪来那么多气泡?必定是有人先前摇过它,而这种专业提供酒水服务的地方又怎么会犯下那么低级的错误?

    宋明航被一连串小意外弄得昏了头,但一直在另一侧暗自观察的陆日晞却看见了。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她看见了女孩从他身上勾走了钱包,藏在了黑裙后面。

    女孩兴许是想仗着迷眼的频闪灯和昏暗的环境作案,但是偏偏全部都落进了陆日晞的眼中。

    事情败露,少女站在原地,低着头,不吱声。

    陆日晞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有些不忍:“你今年多大了?”

    “十八。”女孩的声音细若蚊吟。

    陆日晞温和地笑了:“骗人。”

    这孩子看起来撑死不过十五岁,也许化妆技术能欺骗外面那些不识女人的男人们,但绝对骗不了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