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败露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

一秒记住【630小说网 www.63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手脚不干净?

    简宁几乎是瞬间, 就想起了自己刚刚重生回来时, 被她栽赃的事情。

    眼中波光流转,渐渐变得暗了起来。严霜这辈子栽赃不成, 现在还这一点来污蔑自己。

    有人信么?

    不, 也不一定。江家要娶媳妇, 出身可以不重要, 品行却一定不能有问题。严霜今天说的话看着蠢,其实也有她的效果。

    她说的笃信,江家父母一定会有所怀疑,至少不会同意简宁和江城明天去领证。这样一来, 她就拖延了时间, 最好这段时间她能接近江城, 把人从简宁身边骗过来。

    到现在为止,严霜还没觉得江城和其他男人有什么不一样。唯独不一样的,就是比其他那些男人更加有钱,同时也更加帅罢了。

    其他那些男人她都是勾搭着玩玩, 给她花钱可以, 但长得不好, 结婚不行, 免得以后看着难受。

    但长得帅又有钱的男人一般她也接触不到, 就算接触到了, 别人追求者众多, 自己没有捷径根本难以入围。

    严霜可是个非常会为自己打算的人, 所以之前在一个朋友的照片中看到江城, 得知他竟然是资助自己上学的夫妇的儿子,她立马就厚着脸皮找过去了。

    看到江城带了女人过来,她就差不多想法破灭了,但是又不甘心轻易放弃。

    还有机会不是吗?简宁她怎么配得上这么好的男人?

    严霜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比简宁强,比简宁要厉害。不然怎么两个家庭同样重男轻女,她就没落到和简宁一样穷呢?

    今天她是在污蔑简宁,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把污蔑变成真实又不是什么难事儿。

    简宁用一把小勺子舀着自己碗里的汤,吹了吹,喝了一口,任由鲜美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才抬起眸子,正眼看了她一眼,浅浅开口,“你要说的,就是这个?”

    严霜看她半点惧意都没有,心中嗤笑一声,真是天真啊!还相信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的鬼话?

    “就是上次那事儿,那时候我们心好帮你隐瞒也就算了,你今天要跟江城结婚还不告诉他,不太好吧?”

    简宁一笑,摇了摇头,“我的事,他都知道。”

    江家父母不好说话,这事儿现在还只是听了严霜的说辞,他们肯定会私下调查。简宁毕竟是江城自己处的女朋友,他们也不能没搞清楚状况就不给她面子。

    “是吗?”严霜眼看终于有机会可以和江城搭上话了,赶紧道:“江哥哥,这些你都知道?”

    江城给简宁夹了一筷子胡萝卜,话语冷淡,“第一,我不是你江哥哥,第二,她的所有事我都知道,也都调查取证过,和你说的出入颇大。”

    江城话语忽然一顿,看到简宁吃掉了他夹的那块胡萝卜,淡色的菜汁沾在了那饱满的粉唇上,被灵活的小舌头微微探出来舔舐一下。

    江城轻咳一声,只觉得喉咙有些发干。

    他默默的从盒子里抽出一张纸巾,简宁刚吃完菜,听到江城没声了,准备看看严霜的反应。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忽然伸过来,手里还捏着一张纸巾,紧接着,她听到了江城的声音,“嘴巴上沾到了,擦一擦。”

    “好。”

    简宁说完好,刚准备从他手里接过纸巾来给自己擦一下,手还没伸出去,唇上便感觉到了有点温热的触感。

    简宁整个人一怔。

    江城在给她擦嘴……江城的手碰到她的嘴唇了。

    莫名的,感觉脸上有点烧。

    已经很多年没人这样注意过她了,连亲生父母都不在意的人,居然还会有人在意她吃饭的时候有没有沾到嘴角。

    简宁心里有些暖。

    江城没注意到这些,给她擦完就把手收了回来继续给她夹菜,抬起头的一瞬间才发现在场的另外三人都在看着他。

    “怎么?”江城挑了挑眉。

    严霜眼里嫉妒的要冒火,脸上强装笑意,“是她自己告诉你的吧?那当然和我说的有出入了,她自己怎么会承认呢?这件事情,我们宿舍的人可是全都知道。”

    江城面色有些不善,“严小姐,说话可是要讲究证据的。”

    “我们宿舍的其他两人都可以当做人证,明天我让她们告诉你,简宁干了什么。”

    “我干了什么?”简宁将筷子搁下,发出清脆的一声响。她原本是不打算搭理严霜,但严霜就是揪着她不放非得往她身上泼脏水。

    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简宁似乎真生气了一样,一言不发就是盯着严霜,盯得她心里头发毛,简宁才露出一个笑来。

    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渗人,有点冷笑的意思。

    “既然你这么想证明我偷过东西,那不如现在就给室友打电话好了。”

    那怎么行?她还没回去贿赂好呢。

    严霜一边这样想,一边找借口,“现在她们忙着上课呢,不能接电话。”

    “我记得今天下午没课。”简宁看着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眼底尽是笑意,“我记性好的很。”

    “那、那是换课了,昨天换的,你休学了当然不知道。”

    简宁知道她肯定会找理由,一听换课,她就想好了应对办法,“你可小心说话换课可都是有记录的,别明天查出来是你瞎编……”简宁对她眨了眨眼,“那怕是会很尴尬。”

    严霜简直没办法相信,一直到简宁给她抛了那个媚眼,她才发现有什么不正常。

    不、早就该发现的,实在是太不正常了。简宁以前不是这样的,她应该是那种放在那里就可以低调到甚至忘记她的人,但为什么今天,她坐在这里就一直让人移不开眼,所有人的目光都分给了她。

    就算受到她污蔑,也显得十分冷静,还能跟她合理分析。

    不应该啊!

    简宁不应该是这样的!

    “哦,好像昨天说过换课吧?也可能是我记错了。”

    严霜连忙返回,简宁也无所谓,拿出自己的二手机按了两下,找出号码,“那我就打过去试试?”

    简宁一边说一边看严霜,发现严霜偷偷往下瞥了几眼之后似乎放松了一些。她心里有了主意,忽然凑近江城,偷偷说了几句话。

    江城耳朵被她说话时带着温度的气流一冲,瞬间温度上升,开始变红了。

    但他认真听完了简宁的话之后,抬起头来,看了严霜一眼,而后起身,走了过去,“严小姐。”

    严霜正激动的盯着简宁打电话,还没感觉出什么,忽然感觉桌子前的幕布被人一把掀了起来。

    严霜连忙吓得往后一缩,一只手机“啪嗒”一下掉落在地,她慌慌忙忙的去捡,却被另一只手率先捡起。

    手机光还亮着,江城随意的扫了一眼,刚好看到上面的消息。

    严霜:帮我个忙,上次的bb霜其实不是被老鼠咬的,是被简宁偷了之后摔坏的。

    落落:什么鬼?简宁偷你bb干什么?她又不用?

    王珊:我觉得简宁不像会偷东西的人,再说她偷你的你当时怎么不说?

    严霜:你们相信我,明年的学费我帮你们交。

    江城脸色铁青,“严小姐的套路,真是深得很。”

    林蕊半天没说话,此刻也道:“拿来我看看。”

    江城把手机递过去,她只看一眼,面色已经非常不好看。本来以为这女人想嫁个有钱人,过上更好的日子也就算了,谁知道心机这么深……

    简宁也看到了,心里觉得有点好笑,严霜未免太过自信了吧?她就知道宿舍那两个人一定会为了一年的学费就出卖自己的良心?

    由于屏幕一直被按亮,也没有自动锁上,大家都看了一遍。严霜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牙齿咬的紧紧的。

    简宁此时已经站起来,走到她身旁两米处,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冤枉我,你就那么开心?”

    “是你抢了我的!”

    “什么是你的?”简宁笑道:“连你手里的钱都不是你自己的,你装给谁看呢?”

    严霜白皙的手紧紧抓住桌布,眼底似乎有泪意,但还是倔强道:“我再怎么也比你强,连你爸妈都不要你,真可怜。”

    “对了。”她似乎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居然也能破涕为笑,“前天我见到张穹了。”

    张穹两个字像是简宁心底的另一块石头,好不容易把江旭按了下去,张穹又跑了出来。

    她尽量保持着脸上的平静,问道:“他说什么了?”

    手机已经被传回严霜面前,她自己自己这次绝对没戏了,干脆也不再装,用一种看戏的表情看着简宁,“他说他不会放过你的!”

    简宁沉默了,嘴唇紧紧抿起,有些泛白。严霜最喜欢看她这幅表情,这才是她记忆中的简宁,那个一看就能被她碾压的人。

    只不过这种表情只出现了片刻,简宁似乎重新注入了某种勇气,她抿紧的嘴角松懈片刻,一丝浅浅的弧度缓缓升起,语气阴鸷:“好啊,等他来,我送他去警局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