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那晚是我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

一秒记住【630小说网 www.63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大少瞬间按掉手机,摈除杂音,并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人生这么倒霉过。

    他强装镇定,眼神偷偷瞥简宁。发现简宁正微微张着嘴,一副十分惊讶的样子看着他。

    江城:“……”

    “咳!”江城右手握拳,靠近唇边,轻轻咳了一声,试图缓解尴尬。心里却在想自己该怎么解释,才显得比较容易接受。

    简宁依旧一副我震惊的样子看着他,然后发现江大少好像……没了反应。时间是治愈震惊的良药,简宁的药效显得尤其厉害,没两分钟,她就自觉收起了惊讶的表情,以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十分淡定,并非常及时的为这件事猜测了最合理的解释。

    江城想了半天,终于低低的开口,“简宁,你听我说。”

    简宁立马转过身,一脸严肃的盯着他,“好的江总,我一定会把你今天说的话记住的。”

    江城本来是酝酿好了话要说,但简宁这自觉地态度让她颇感意外,他迟疑片刻,问道:“你不生气?”

    简宁讶然,“我当然不生气。”

    她有什么好生气的?

    江城仔细观察她的神色,看着跟平常没什么不同。不对,还是有点不同,自从刚刚这边动乱过去,江城觉得,简宁好像更听他的话了,也没以前那样抗拒他了。

    这是个好现象,江城暗暗思索,但也不排除她把不舒服放心里藏着,准备卯着劲儿搞大事的可能。

    江城心里还想着要做两手准备,恰好刚刚躲了很久的老板这会儿跑了出来,一出来就喊,“刚刚威哥的朋友来了,人呢?你们还不给好生招待着。”

    对周围喊完话,他一转头看向江城二人,立马笑嘻嘻的迎了过来,“这位先生怎么称呼?刚刚是小店失礼,实在不好意思,我立马让他们给重新整一桌,给您赔罪。”

    江城要说的话再次被打断了,此刻冷冷的一眼扫过去,老板只觉得压力山大。

    简宁也很看不惯他,此刻看他有点怕江城,目光闪了闪,突然从旁边冒出来,柔声道:“老板,我们刚才在你店里被打了。”

    “啊?”老板满头黑线,怎么看他们都不像受了一点点伤的样子好嘛!刚刚那场群架他可是躲在暗处全程围观的,但此刻心里有苦说不出,也不敢得罪威哥的人,只得自认倒霉。

    “都说顾客是上帝,这上帝还没怎么着你,你就这样对待上帝,上帝有点吓得慌,需要你赔偿点精神失。”简宁面向看着温和,说起话来却偏能把人噎的想死。

    江城遇见她以来,还是第一次看着她这么怼人,就这样,他也觉得挺可爱的。别人怼人不一定对,但媳妇儿一定是对的。

    媳妇儿想要精神赔偿,那老板就该给精神赔偿。

    他媳妇儿平常这么好的脾气,今天确实是那老板太过分了,江城看老板的目光愈发的不满意。

    老板被他俩看着,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这……都是误会,我还以为是有人来闹事,这才找来了兄弟。”

    解释非常的苍白无力,那群人来了半天,提的要求也十分过分,这些难道只是阻止闹事么?分明就是想趁机诈客人一笔。

    简宁听得瘪了瘪嘴,江城皱眉,对这种处理很不满意,淡淡扫了他一眼,“看来谢宇威的面子也不怎么值钱。”

    “哎?”老板一听,不得了,这种话怎么能说,传到威哥的耳朵里他就死定了。

    老板一咬牙,硬生生挤出一个笑来,“赔赔赔!既然是小店的过错,吓到了客人,自然是要赔偿的,就是这个……赔多少合适您看?”

    他这话是对江城问的,江城瞅了她一眼,淡淡道:“五十万?”

    老板脑袋一抽,险些将就要昏倒过去,简宁赶紧接了句,“不用不用,我没店里的桌子椅子那么金贵,用不了五十万。

    老板再次要抽过去,简宁这是嘲讽他之前要的五十万呢!

    但心里忍不住还有一丝希冀,只要不让他真拿五十万,什么都好说,“那您看?”

    老板再也不敢看江城了,生怕江城为了讽刺他又狮子大开口,只能把希望寄托于简宁身上。简宁犹豫了片刻,“要么……赔个三千?”

    她说完,扭头看了看江城。老板再怎么眼神示意她也没有用,现场做决定的还是这位大少爷。

    “就这么点?”

    “嗯嗯。”简宁点头,她只是想过把嘴瘾,没想真把老板逼急了。

    江城其实不太满意,他觉得太便宜了,吓到他媳妇儿才赔这么点?

    但简宁自己同意了,他又不好多说什么,免得让简宁觉得他控制欲太强。

    最终江城点头,老板忙不迭的跑去拿钱,生怕他俩又中途改变主意。似乎是看出了老板的不自在,也许是看不上这家店的档次,总之江城也没去老板特意准备的包厢,而是拉着简宁出来,说要重新找个地方吃饭。

    但简宁对吃饭完全没有兴趣,事实上她最近胃口一直不好,所以就想办法婉拒。

    “我下午还预约了产检,时间快到了,就不去吃饭了。”简宁是一路被江城牵着走出来的,而且由于江城牵她时的动作太自然,简宁一时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知道俩人走到一家“竹里香”前,简宁要拒绝吃饭的时候才发现。

    发现这个之后,她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江城为什么要牵着她?帮她解围还算说得过去,毕竟一个弱女子被那样欺负很多人都看不下去,更何况还是认识的人。但一路上牵她手来这里,还要请她吃饭,还那么温柔,是要干吗?

    是对她有什么企图吗?

    不不不,可是他已经有老婆了啊!

    简宁动了动自己的手指,试图悄悄的把手抽回来,不过江城捏着她的力气不大,但十分牢固,她愣是抽不出手去。

    她动作幅度一大,江城就发现了,不仅没有放开她,还捏了捏她的手心,“别闹。”

    卧槽江大少!你这么温柔的声音是要闹哪样呢?!

    谁闹?到底谁闹?我和你很熟?!

    简宁一肚子话憋在肚子里没敢说,只有点气鼓鼓的看着江城,一直到把眼睛都瞪酸了,她才像急了一样,说:“江大少你松手啊,我时间快不够了,你放心,今天的事儿我不会说出去的。”

    简宁本意是威胁一下他,再不放手就传给他老婆听了,哪知道江城十分淡定。

    “没事,你可以说。”

    “江城!”

    简宁气急了,“你怎么回事儿,你老婆不是还怀着孕呢吗?她知道你在外面这样拉着别的女人吗?”

    江城神色莫名,拉着她的手一松,简宁心中一喜,果然提到他老婆是没错的。哪知道手还没抽出来,就被他更用力的握住了。

    简宁一怔,差点都要背叛他们刚刚的革命友情开骂了,只听到江城说:“谁告诉你的?”

    “什么?”简宁没想到他问这个,又是一愣,楞完了反应过来,“你刚刚电话里人说的,我听见了。”

    话刚说完,她便听见一声极浅的轻笑,声音低沉、悦耳,挠的她心痒痒的,很不自在。

    “你、你笑什么?”

    简宁这话一说出来,自己都觉得很没气势,所以她前世有别扭老是憋着,纯粹因为事后想想发挥不好,十分气人,还不如不吵。

    她正恼火着,却发现眼前的光线似乎暗了不少,江城高大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她旁边,他低下头,正俯身在她耳边,说话时温热的气流一阵一阵的在耳边盘旋。

    他说:“简宁,八月十号那天,夜色酒吧,你碰见的人,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