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小说网 > 第一豪宠:尊少惯妻成瘾 > 第八章:重回洛家

第八章:重回洛家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630小说网 www.63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洛染站在雕花的大门前,瞧着屋里摆放的家具与陈设,早已与她在时大不相同。

    洛东城一向都是喜欢古朴大气的家具,所以以前家里一般都是用的檀木沙发与红木桌椅,家里大多时候也都摆着绿色盆景。

    此时瞧着这满屋的高调奢华,洛染想,这院子恐怕除了这个名字之外其余都早就应该被那对母女改得面目全非了吧?

    至于这所庭院要叫做清心上苑,是因为洛染的母亲叫做清心。当初那场车祸,洛东城为了纪念洛染的母亲,便将原本的洛宅改成了她的名字。

    但又有什么用?这房子最后还不是住了别的女人?洛染眼底压下一抹无声的冷笑。

    洛叔从楼上下来,眯着眼瞧了好久才认出洛染,瞪着眼,有些不可思议叫了声“大小姐?”

    洛染看过来,看到是以前很疼她的洛叔,脸上划过一抹温和,轻轻的点了点头。

    洛叔惊喜的看着她,几步走上前来,躬了躬身“大小姐,您……您是回来看老爷的么?他……他最近……”

    “洛叔!你叫谁呢?”

    面容保养得极好的妇人缓缓从木质的楼梯上踱了下来。

    她从阶梯上走至洛叔的身前站定,眉间的凌厉端的就是一副女主人的姿态。

    “洛家现在只有一个小姐,就是现在L集团的总裁夫人,临城陆家的少·奶·奶!你眼前的这个人,早就在五年前和洛家断绝了一切关系,被老爷赶出了家门!”

    这话虽是说给洛叔听,可同时也是说给洛染听的。

    陈韵容盯着洛染,眼神嘲讽。“怎么?洛叔年纪大了忘了,你也忘了?”

    洛叔看着陈韵容和洛染,想开口帮忙却两厢为难,只好低着头沉默。

    洛染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看着陈韵容怎么讥讽,都不回话。

    陈韵容见洛染不答话,眼中露出一丝意外。她微微眯起眸,从上到下打量洛染,最后再冷笑着别过眼“这嫁人了就是不一样啊,连脾气都变了。要换成以前的洛染,还不得几句话就闯进来?”

    咚咚咚——

    楼上传来脚步声,洛芯几步跑了下来,看见站在门口的洛染如临大敌,声音破口而出“洛染!你还敢回洛家来?!”

    洛叔见这二对一的局势明显对洛染不利,赶紧想劝她离开“大小姐,要不……您就先走吧。现在您来……老爷也不一定会见您。不如……”

    “什么时候来老爷也都不会见她的!”陈韵容云淡风轻的打断了洛叔的话,目光却对上洛染“当初你走出洛家这门的时候,老爷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洛染再和我临城洛家无半点关系,从此以后不论你有什么事老爷都不会再见你!”

    洛芯在陈韵容的身后补充道:“洛染,你要是还有点脸,就赶紧离开洛家!三哥现在正和莫氏合作,免得到时候在你丈夫和三哥面前都不好做人!”

    洛染换了个姿势抱胸,依然静静的看着她们,没有要走的意思。

    陈韵容看她这副模样,鼻子里哼出冷笑“洛染……不管你现在是谁,也不管你嫁了个背景多深的男人。洛家这门,我都不会让你进来的。所以……你就不要再多做无用功了,看在你也曾是洛家女儿的份上,我不想撕破脸,你有自知之明才好。”

    洛染静静的看着母女俩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完,唇边的弧度拉长。她不生气,反而乐了,最后挑眉问道:“说完了?”

    看着如此淡定的洛染,陈韵容和洛芯眼中都不禁露出几分疑惑和复杂。

    洛染唇角漾笑“我不过是在门口这儿站了一会儿,有说我要见老爷子么?还是我有说……要进这儿洛家的门?你们那么紧张干什么?”

    她这般镇定自若的模样对上刚才她们母女俩轮番的‘演讲’,在旁人看来无疑于是比针锋相对更大的嘲讽。

    陈韵容眉间一皱,就见洛染从手臂下拿出了一个文件袋,在她的面前扬了扬,道:“我不过是受了我丈夫的嘱托,来谈笔生意而已。”

    洛芯面色铁青“要谈生意去公司谈,来家里做什么?!”

    洛染唇边的笑容更大了,似乎是在无形的嘲笑洛芯白痴。

    “既然如此,那就不必谈了,我先走了。”

    说罢,立即转身离开。

    洛染的步子刚踏出去,某个戴着副金框眼镜,西装革履却膀大腰圆的男人就立即匆匆从楼上跑了下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反观于洛芯与陈韵容的不待见,他一脸的笑容,对洛染倒是十分的恭敬。

    “哪个,莫太太您来了?抱歉抱歉……我刚得到莫总的通知。怠慢了怠慢了……”

    他眼神复杂的看了眼面色极为难看洛芯与陈韵容,又转过头来巴结的笑着伸出手道:“莫太太……您里面请?”

    洛染嘴角含笑,看着陈韵容和洛芯,轻道:“我可不敢。”

    洛少野面上悻悻,赶紧走到陈韵容身前急道:“妈,今天洛染还必须得进洛家不可。”

    陈韵容眉紧拧,眸光尖锐“凭什么?!”

    洛少野将声音压得更低,覆到她耳边说几句话。陈韵容在他的话中,慢慢瞪大了眼睛,脸色已经不能再用难看来形容。

    洛染只看到她脸上不知道打了多少针玻尿酸才保持下来的肌肤此时正在被气得不断的发抖。

    洛芯不懂到底洛少野说了什么,看到母亲这副模样,只能上前几步抓紧她的手臂,紧张的喊了句“妈……”

    陈韵容胸间波涛起伏,不断想着自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不能在下人的面前失了仪态,这才狠狠的将胸腔中的火气压了下去。向洛染投去的目光,似是要将她千刀万剐。

    洛染对上她的眼睛,目光无畏,甚至氤氲着笑意。

    这番无所谓的态度让陈韵容胸中火气更盛,却无处可发。只好一把甩开了洛芯的手,转身上楼。

    洛芯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也只好转头恨恨的看了洛染一眼,随后跟着陈韵容跑上楼。

    洛少野一看,赶紧就迎上了洛染的身前,伸出手“那个莫太太,里边请……里边请……”

    洛染淡笑着转过身,黑色的尖头高跟踩进了洛家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上。

    洛染手上握着手包,抬头环望这个她从小长大的家,虽然如今它变了格局,却依然还残留着她小时候生长过的痕迹。

    当初她被洛东城拿着拐杖赶出门的记忆仍历历在目,可既然她今天又重新踏进了这个家门,就绝不会让它落入外人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