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小说网 > 第一豪宠:尊少惯妻成瘾 > 第四章:我回来,就是为了拿回我失去的东西

第四章:我回来,就是为了拿回我失去的东西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630小说网 www.63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太太这是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是身体不舒服么?”

    洛染‘好意’的提醒,洛芯没回她,反而在对上洛染的眼睛后,脸色更白。

    洛染转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莫擎庭道:“该不会是我说了不该说的话,陆太太生我的气了吧?”

    莫擎庭搂过了她的肩,浅笑着问洛芯:“陆太太没事吧?染染在夜场里呆惯了,有些话分不清场合,得罪了陆太太,莫某在这里替她赔给不是。”

    他的声音虽不大,但是意思大家都懂。这时候洛芯要再如此冷着一张脸,那就是陆家不懂规矩了。

    “莫总言重了,她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陆以尊随即转回头,瞟了洛芯一眼,声音淡淡道:“你没事吧?要是实在不舒服,就叫程晋送你回去。”

    洛芯听到‘回去’两个字才悠悠的回过神,摇了摇头“我……我没事!”她右手攥紧了男人的衣袖,看了看莫擎庭又看了看洛染,生硬的挤出一抹笑来,道:“我只是昨晚没睡好,莫总见笑了。我……我去趟洗手间。”

    说罢,便松开了男人的手,提着裙摆匆匆往洗手间去。

    洛染瞧着她逃似的背影,嘴角一抹似笑非笑。

    好在洛芯走后,有宾客上前来和二人寒暄。说到公司的事情,这场上尴尬微妙的气氛才有所缓和。众宾客继续拿着香槟互相攀谈,就当作刚才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插曲。

    洛染站在莫擎庭身旁听了一会儿,男人公司里的事情她听得无趣,便随便扯了个由头走开了。

    而一道视线也似乎往她走去的方向,看了一眼。

    ***

    卫生间。

    洛芯抬起头,就看见了镜子里站在她身后的洛染。眼里好不容易才藏住的惊慌和恨意又泄了出来,胸间起伏难平。

    “洛染,没想到……你居然还敢回来?”洛芯转过头来看洛染,狠狠的咬着牙根。

    洛染掀了一抹冷笑,环胸看着眼前的洛芯,声音不急不缓的:“我为什么……不敢回来啊?”

    声音的断处,是她忽的转了目光,对上了洛芯的眼睛。

    洛芯被她这一看,惊得向后连退了好几步。腰部撞到身后的盥洗台,她手掌用力向后撑了撑,才鼓足勇气扬起一抹讥讽,对洛染恨恨道:“洛染,你不要忘了,当初你离开临城的时候有多狼狈。你以为你现在顶着莫太太的名头回来,你就能回到洛家就能抹掉你是曾经被三哥抛弃还是个杀人犯……啊……”

    洛染在洛芯把后面的话全都说完之前上前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绝艳的脸覆到她的眼前,眼里的冰凌不是在开玩笑。好似洛芯再多说一个字,就再也走不出这间卫生间。

    “洛芯,就是因为我走的时候太狼狈,我才要回来一雪前耻。所以回去告诉你妈,最近你和她都小心点。我,洛染,回、来、了!”

    洛芯的确是被洛染的眼神和动作给吓到了,感觉眼前的这个洛染比五年前的更加的难缠与可怕。

    她红着脸奋力挣脱了洛染的手,捂着被捏痛的脖颈,向着一旁连连退了好几步,直到碰到了卫生间的门才停下。伸出一只手,指着洛染,指尖却在发颤。

    “洛染,你现在尽管狂好了,我看你那位莫先生知道你所有的事迹之后,你还狂不狂得起来!三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言毕,就立即快步拉开了卫生间的门跑出去,当真像是见了鬼般的害怕。

    洛染付与一抹冷笑。

    她走后,洛染便将手包放在了台上,拿出化妆品,开始慢条斯理的对着镜子补妆。

    正涂口红,镜子里就看到男人拧开了卫生间的门,站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洛染转过眼来将手里的口红合上,漫不经心的看着镜子提醒道:“三哥进错了吧?男卫生间在隔壁。”说完抿了下嘴,将唇上的口红抿匀。

    “没进错,找的就是这里。”陆以尊说着,踱到她的身后。

    “呵……”洛染笑了一声,看着镜子里的陆以尊,眼里毫不掩饰的嘲讽“三哥原来还有进女厕所的癖好?”

    陆以尊看着镜子里洛染刚抹好唇红的小嘴开开合合,笑起来也是迷人得紧。他忽然间就有些忍不住,大掌扳过洛染的肩,另一只手捏着她的下颚就要吻下去。

    唇却在即将要覆在一起时……

    “三哥,你我可都是有家室的人了,这样不好吧?”

    男人的吻生生停在了空中,琉璃眸子里映出来的洛染冷漠得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陆以尊嘴角掀起一抹冷意,依旧紧攥着洛染的下颚,两人的距离暧昧。

    男人轻启唇“上次,你可还说要当我情人的。”

    洛染挑挑眉“三哥不是嫌我脏呢嘛?”

    这张嘴是越来越厉害了,陆以尊压下眼角,两指掐着她下颚的力道又加重了分“洛染,你也挺厉害的啊!先是说自己是夜总会小姐,然后变成了老鸨,现在又是莫氏国际总裁的夫人,你还有什么身份是我不知道的?嗯?”

    他想到什么,喉咙又溢出了一声讥讽,低下头覆在洛染耳边问:“莫擎庭知道你被我玩过三年么?”

    洛染冷漠的瞳孔里透出恨意,却是怒极反笑道:“三哥谬赞,我什么身份都比不上临城L集团总裁的一根小指头啊,您说是不是?至于我们两个的故事,要是三哥实在闲得无聊,您可以去我和先生讲讲,我没意见。”

    说完,她便一把拍开紧捏她下颚的手,快速拿过洗漱台上的手包,不带任何感情的“陆三哥,我先生还在外面等我呢!您要喜欢在女厕所里待着,我就不奉陪了。”

    绕过他,洛染几步朝门口走过去,手刚触到门把。身后一股猛力便又狠狠把她拉了回去。

    咚——的一声,洛染的后脑勺就撞到了门上,疼得她直皱眉,她咬牙切齿的瞪向陆以尊。

    居高临下男人的表情也已经不像刚才那般好说话,眼里的森意冷得渗人,脸部绷起的线条锋利,也正狠狠盯着她的脸。

    按照洛染对他的了解,他这是真生气了。

    “洛染,我不管你到底还有多少层身份,左右你不过是我玩了三年又丢掉的女人。既然莫擎庭喜欢要我玩过的,那就要好了。可是既然你当初像死了一样在临城消失了五年,那还回来干什么呢?洛染,你回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他说着,脸又向洛染逼迫了几分。

    洛染当然也不甘示弱,望着陆以尊似要把人凿穿的眼睛,声音依旧不卑不亢:“陆以尊,就像你所说的。我左右不过就是你玩了又抛弃的女人,当年被我爸赶出家门,被今天宴会上的人当成笑柄,所有的狼狈和不堪也都是拜你所赐。如今我回来,不过是为了,拿回我失去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