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小说网 > 仙侠奇缘之杀阡陌 > 第3章 焚天火凤(三)

第3章 焚天火凤(三)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630小说网 www.63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泥巴大骇:“你是谁!”

    一个身形高大的绿衣女子从身后慢慢走到了她的跟前。

    而许多魔兵们这时也拨开树叶灌木冲了出来,这些魔兵都是些不依循正道修行的魑魅魍魉所化,大多数模样丑陋,行同恶鬼,脸上黑气弥布,十分骇人。而此时小泥巴他们仅一步之遥,却连动都不能动。

    小泥巴觉得自己呼吸都要停滞了,然而他们却仿佛没看见小泥巴和绿衣女子一样,目光径直越过,然后转身离开。

    “不在这,赶快继续搜!”

    小泥巴浑身凉透了,虽然没有被魔界的人抓住,却终归还是落到了这绿衣女子手中。只是这人看来不是魔界的人,难道跟蒙面人还有鬼笔凄是一伙?

    绿衣女子神色复杂的看着她。

    “不用害怕,我在这等你已经很久了。”

    “你知道我要来这?你到底是谁?”

    “阁主无所不知。至于我,只想知道,这剑从何而来?”

    绿衣人说着从随身的绿色剑鞘中拔出了一把剑来,那剑通体绯红,小泥巴看了顿时一惊。

    “这是……娘亲的剑。”小泥巴顿时双眼一红。

    绿衣人语意急切:“你娘呢?”

    小泥巴猛的一吸鼻子,忍住眼泪不要掉下来:“她被鬼笔凄和一个蒙着面的人杀了。”

    “死了?”绿衣人受到打击一般微微退了一步,“我还是来晚了一步么,竟连红剑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红剑……”小泥巴呢喃着,原来娘亲的名字,叫红剑?

    绿鞘失魂的抱着手中的剑,一脸悲哀:“事到如今,如此下场……难道你还不是不愿醒悟么……”

    “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是谁,快放开我?”

    绿衣女子脸色一变,突然猛的贴近小泥巴的脸,眼睛直直的看着小泥巴的眼睛,面若沉冰:“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让人讨厌,要不是你,这一切根本就不会发生!”

    小泥巴紧紧咬住下唇,浑身颤抖,但目光丝毫没有退缩。

    “对!这一切都是我引起的,但我绝不会陷在自怨自艾里,我一定会亲手替娘亲报仇!”

    “呵,报仇?”

    绿衣女子仿佛听到什么最可笑不过的事,后退一步,渐渐平复情绪。

    “你现在已经自身难保。很快,杀阡陌的主人只是个乳臭未干的丫头的事便会传遍六界。到时候,所有人都会想要得到你!控制你,也就控制了杀阡陌!你就算逃得过今天,也逃不过下一次。逃得过六界的追杀,也逃不过异朽阁与执印司!

    小泥巴顿时明白,她口里称呼什么阁主,她应该是那个叫异朽阁的人。

    “你也是冲杀阡陌而来?”

    “不,我是冲你来的。我叫绿鞘,跟你娘曾经同是异朽阁的婢女。这次特奉阁主之命,来带回解开天地之结的人。”

    “什么?我娘她……”

    小泥巴大吃一惊,娘亲她也曾是异朽阁的人?为什么她什么都没跟自己提过,甚至连姓名都不愿意告诉自己?

    绿鞘眼中流露一抹痛苦:“我当年气她竟然背叛阁主,不愿相见,没想到竟是永别……如今……只能尽力补偿,还了她的心愿,或能助你度过一劫。”

    话音刚落,绿鞘猛的往小泥巴嘴里塞了一个东西,入口即化,一股难以言喻的苦中带涩的感觉在嘴里蔓延开来。

    小泥巴满脸惊慌:“你给我吃了什么?”

    绿鞘目光坚定的看着她:“脱骨香,吃了它,妖可变成人,反之,人则变为妖。但只需好好修炼,长则百年,短则数十年,就能重新修回人形。”

    “什么?为什么……不,我不要!”她不要变成妖怪,小泥巴拼命想把那药给吐出来。

    “听话!只有这样,哪怕是阁主,也算不出你藏身在哪。只有好好活着,才不枉费你娘豁出命来保护你。”

    话音刚落,绿鞘猛的伸手,竟将小泥巴推入身后的万丈深渊,小泥巴猛的瞪大眼,甚至来不及惊叫,就被茫茫云海淹没。

    天地间,终于重新恢复了寂静,绿鞘默默的站在悬崖边俯瞰着一切。

    “若没有你娘,我不知道如何走过这万世轮回。这一次,哪怕违抗阁主之命,就当我……还了她这个情罢。”

    绿鞘抚摸着那把剑,轻轻插了回去。十五年了,红剑终于归鞘,然而却已物是人非。毕竟那些选择离开的人,就再也回不来了……

    离草一路循着魔军大部队留下的痕迹飞快追赶,寻至飞云岭,终于看到魔军断后的部队。然而,神奇的是,他们接二连三的走进一堵山间石壁中消失了,石壁像是被施了法术,绸缎一样柔软,湖水般荡起涟漪。她那时,还不明白什么是秘径,但已猜出众人要回去的地方就是魔界,一旦他们离开,自己再想救出小泥巴,就更是难上登天。可要是跟上去,不光命在旦夕,也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离草身无长物,又毫无法力。唯一有的,只有一道当时在村里揭下来的无我符。

    她并不知道这符纸有什么用,只能从当时村民的只言片语和这符名推断,或许有什么隐身的效果。

    离草目光深然,用力握了一下自己的衣袂。便贴上符咒,走出隐蔽的树丛,并行到最后的魔兵身边。

    离草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这么大的胆子。但如果失去小泥巴,她就算活着也没有任何意义。她希望那人看不见自己,可是那魔兵却猛的转头望向她,眼中一片漆黑,不见眼白,满面都是裂痕,痕中黑烟满溢,然后张开了猩红的大口。

    离草的心已经悬到了嗓子眼上。对方却猛的伸手一把推开她。

    “闪开一点!别挡老子的道!”

    说完大步继续往前。

    离草这才猛的松一口气。

    她又往前追了几步,在队伍里穿行了一阵。很快证实了自己的想法,无我符并不能隐身,但是能让对方忽略你的存在,也就是说,你如果要跟对方互动或者说话,他是能看见你的。但是如果不点醒,对方会以为你是跟他一样的人,或者说是完全无害的人,无法察觉到你的真实身份。那种感觉,跟隐身符不一样,不是眼睛被蒙蔽了,似乎是大脑被蒙蔽了。

    确定这一点后,离草毫不犹豫的跟着众人跨进了那道石幕。不管怎样,她一定要把小泥巴从魔界救出来。

    另一边,绿鞘回到异朽阁,在大雨里跪了整整三天三夜。异朽阁白色的塔身直入云霄,仿佛连同天际。一般外人是看不见这通天的白塔,和犹如星罗棋布般连绵起伏的大殿的。异朽阁仿佛处在另外一个世界,无边广袤惊人。而从外面市集上看来,不过三进三出的一个小院落罢了。

    说道异朽阁,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之所,反而历朝历代都一直是顶顶有名的。天下人都知道它的存在,特别是那些有所失、有所求的人。

    它每月开阁一日,只要在那天,不管是王公贵族还是商贩走卒,恶人乞丐,皆可以带着不同的见面礼,前去拜会。

    这见面礼有时候是锅碗瓢盆,有时候是萝卜白菜,有时候是刀枪棍棒,有时候是破衣烂鞋,总之都不算珍贵,但能不能见上异朽君,就还得看缘分了。如果有幸见上,传说异朽君能满足你的一切愿望,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答案。不过当然,异朽阁打开门做生意,这所有的一切,都需要用代价来换。而至于公平不公平,就只有自己能衡量了。

    没有人知道异朽阁是什么时候开始就存在,或许是从人心之有欲望的那天罢。它总是在最热闹的都城与集市出现,若不是心有所求之人便不得其门而入。它遗世独立,却又手眼通天。世上的人无不渴求它却又惧怕它,因为它,知道这人世间的一切秘密……

    等了三天,门终于打开了,异朽君闭关而出。他一身蓝黑色镶着奇异花纹金边的长袍,脸上带着可怕的长舌恶鬼面具。

    “请阁主降罪。”

    绿鞘没有多做解释。虽是请罪,但要请之罪,绿鞘知道阁主早已知晓。

    “起来吧。”异朽君说道,透过面具,他的声音显得冷酷、宏大、威严,仿佛可以瞬间攫住人的内心。

    绿鞘缓缓站了起来,其实她心底深处知道,阁主是不会惩罚自己的。毕竟,当初连做出那等违逆背叛之事的红剑,阁主也没有追究,哪怕所有的计划全被打乱了。

    可是越这样,她就越觉得自己对不起阁主,对不起异朽阁。活了这么些年,这么多世,经历这么多人,还有什么是看不透的呢。她一直觉得自己虽然没有红剑聪慧,可是比她稳重,比她理智,可是,终归还是冲动了一回。这下阁主的计划,不知道又要延缓多少年。

    “你以为这样可以让她逃过这一劫,却需知道,有些事,从一开始就是注定的。那个时候,希望你不要为这次的决定后悔。”异朽君转身离去。

    绿鞘瞬间面如死灰。

    她想,阁主从不生气,或许不是因为他宽大为怀,而是从古至今,他从来没有失算过,他做出的决定,永远是当下所有选择中,最好的决定。

    而自己看似为了小泥巴好的一时插手,到底又会将她推向怎样不可预知的宿命?